• <meter id="cxcil"><u id="cxcil"></u></meter>
    1. <cite id="cxcil"><p id="cxcil"></p></cite>
          首頁 > 美景美文

          艾約瑟《中國佛教》中的普陀山

          2018.04.19 吳似真 王文洪 舟山晚報

            一、艾約瑟的《中國佛教》

            艾約瑟(Rev.  Joseph Edkins,1823~1905),字迪瑾,著名漢學家、翻譯家,英國倫敦會派遣來華的傳教士,“倫敦宣道會三杰”之一。

            自1847年12月被按立為牧師后,艾約瑟立志到中國宣教,1848年3月19日,英國倫敦宣道會派他前往中國傳教,25歲的艾約瑟乘船啟航遠赴中國,7月2日到達香港,9月2日到達上海,開始其在華57年的宣教生涯,為中西文化思想交流做出了巨大貢獻。

            艾約瑟對中國文化、歷史和宗教有著濃厚的興趣和深入的研究,出版過宗教專著:《中國宗教》(Religion  in China,1878)、《中國佛教》(Chinese  Buddhism,1880)等。他對中國佛教尤其有研究,在《中國佛教》一書中較為詳細地介紹了普陀山的歷史和現狀。

          艾約瑟像

            與大多數來華新教傳教士對佛教持冷淡和批判的態度不同,艾約瑟對佛教保持著濃厚的興趣,他在書里多處引用佛教教義與經典故事替讀者解惑釋疑,他對佛教的理解和解讀遠遠趕超那些僅僅將佛教視為迷信或偶像崇拜的西方傳教士。

            二、外國人眼中聞名已久的朝圣之地

            艾約瑟曾拜訪觀音道場普陀山,《中國的佛教》第十五章《普陀山的寺院》里記載:“這座島嶼是外國人眼中聞名已久的朝圣之地,諸多虔誠的佛教信徒來此朝拜。近年來,它也是許多外國人偏愛的避暑之所,在最近的一些介紹中國的書籍中被頻繁提到,故此不再贅述普陀山的自然特征?!?/p>

            他對普陀山上的寺院建筑進行了較為客觀的描述和研究,寺院建筑主要是三大寺院:“到訪這座佛教圣島的人們會發現島上的兩座大型佛寺上鋪就著大量綠色和黃色材料。同樣的材料被用作建造了已毀的南京瓷塔和北京喇嘛們的寺院……第三座寺院高立于佛頂山之頂,其中的印度諸神繪像尤為引人注目……”

            另外,他對寺院里供奉的佛像進行了仔細描寫:“主佛像的左側為一座阿彌陀佛的木質塑像……右側是另一座觀音,稱‘過海觀音’,意味觀音大神渡海而至普陀洛迦島。普陀洛迦由梵文Putaloka音譯而成,普陀山便由此得名。沿著大殿東西兩側的墻壁整齊排列著三十二尊塑像,意指觀音的三十二化身,被稱作‘觀音三十二相’。這些塑像雖均為男性塑像,但姿態、衣著、頭飾卻各不相同?!?/p>

            三、觀音教化眾生的絕佳道場

            他觀察到“這兒的大型佛寺主要都供奉著觀音菩薩而非釋迦牟尼菩薩”,“這兒的主殿供奉著觀音,被稱為大圓通殿……大圓通殿的華蓋之下有一鍍金陶像,為女子形象,盤腿端坐于高臺之上,一縷不掛,臂著金環,以蓮葉寶冠為飾……在這兩座大寺中,本應擺在主殿之上的十八羅漢塑像都被放置在了偏殿之中,主殿中替代它們的是觀音三十二應身像。一般情況下,若按境界高低排序,佛為最高,菩薩其次,羅漢的境界在菩薩之下,但這兒對觀音尤為推崇,不可以常理視之。和其他同境界的神一樣,觀音拒絕了成佛的機會而選擇救苦救難,普度眾生,指引人們皈依向善,早登極樂……”

            普陀島上的紫竹觀音

            雖然看到的是普陀山的衰敗之相,但艾約瑟認為普陀山佛教在中國的地位并未削弱,“兩座佛寺的布局基本類似,殿上都立著兩塊御賜的匾額以示隆恩。盡管這些建筑被時光蠶食著,但無皇帝的旨意任何人不得隨意修復它們,所以其中的一些建筑早已年久失修?!?/p>

            他更是在結尾處贊譽普陀山:“比起在中國大陸之上的某山之中,在這兒的島上觀音菩薩似乎更能展示其拯救世人,普度眾生的佛法。這兒是觀音教化眾生的絕佳道場。在這里他能及時拯救遭遇海難的兵士們,而且云集的朝圣者們也會心態平和而不妄圖從其教化之中獲利?!?/p>

          扒开粉嫩小泬直接进去
        1. <meter id="cxcil"><u id="cxcil"></u></meter>
          1. <cite id="cxcil"><p id="cxcil"></p></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