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cxcil"><u id="cxcil"></u></meter>
    1. <cite id="cxcil"><p id="cxcil"></p></cite>
          首頁 > 美景美文

          普陀山開放初期之所見所聞

          2018.07.24 王偉祥 舟山日報
              普陀山寺院開放了!

            1980年暑假,我從杭州放假回到岱山,聽到普陀山開放的消息,當即相約幾個同學到普陀山旅游。從此,因工作或旅游原因,先后竟有數十次登上海天佛國,對山上的自然景觀、佛教文化和社會活動,留下美好印象,至今記憶猶深。當然,最難忘的莫過于整修開放初期的所見所聞。

            第一次上普陀山,我是從短姑道頭碼頭登岸,走過一段砂石公路,再沿著一條山坡小路往北而行。這是一條用小塊石鋪就的古道,是歷史上有名的華莊嚴路,直通普濟寺。幾百年來,在這條古道上,進山修行的僧人走過,朝山禮佛的香客行過,無數蒞臨佛國的文人墨客路過。那一日,我們3個小青年步履輕松,踏歌而行。來到蓮花池前,只見普濟寺邊門半開半掩。抬腳進寺,竟不見一個和尚師傅的影蹤。寬敞的圓通殿內也沒有一尊觀音像。這與不久前,我在杭州靈隱寺所見的熱鬧景況,有著天壤之別。開放后的靈隱寺,門庭若市,香火旺盛。此時,普濟寺,卻只有一個老年人坐在大殿門邊,悠閑地乘著陰涼,守著空蕩蕩的寺廟。寺內堆放著一些木條、板壁一類的雜物。仿佛有人剛從寺院內搬家出去。

            寺前的橫街上,鋪路的青石板高低錯落,有些石板縫隙里長出青青的小草,令人想起一句順口溜,“聰明的腦袋不長毛,熱鬧的街道不長草。 ”顯然,寺院尚處冷寂蕭條狀態。蓮花池里,長著幾叢蓮荷,池水平靜無波,泛著片片綠藻。

            翻開塵封的歷史文獻,普陀山整修開放之初的故事漸漸展示。那是一段鮮為人知的歷史軌跡。 1979年1月16日,舟山行政公署向原浙江省革命委員會報送了一份關于《要求修復普陀山并對外開放的請示》,希望通過整修開放,保護歷史文物,發展旅游業,爭取更多外匯。設想本著先易后難,先重點后一般,長規劃短安排,邊修復、邊開放,爭取在年內集中力量修復三大寺的危舊殿院和寺廟佛像。

            萬事開頭難。普陀山若想整修開放,首先面臨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物資和人力問題。舟山行署,是省派出機構,缺錢少人。山上寺院開放,開展佛事,接待香客,需要眾多僧人??纱藭r,全山只有30多個年邁體弱的僧尼,居住梅福庵,頤養天年。為此,請示要求:“省宗教局幫助調劑一部分和尚或者招收一部分年輕和尚。必要的活動經費和生活經費,先由國家給予一定補助,待今后開展宗教活動有了收入,再自行解決。 ”同時,要求省先撥給修建資金120萬元,解決一部分木材、鋼筋、水泥等物資。

            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 4月中旬,普陀山獲準開放的消息,從行署大院流傳開來。省里同意舟山建立普陀山管理機構,有重點地逐步整修普陀山,并對內對外開放。但因省機動財力不可能另外拔款,要求行署在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做好保護文物搶救危房的工作。同時,指示現由部隊使用的寺院和寺院財產,可以根據整修開放需要,與當地駐軍領導機關協商,分批歸還地方統一管理使用。至于調派和尚一事,省里只字未提。

            接到批文,舟山行署當月決定,成立普陀山管理局,歸屬行署領導。普陀山管理局與普陀山公社,實行統一領導,兩塊牌子,一套班子。

            管理局成立伊始,迅速決定,招請高僧上山。當得知曾在普陀山出家的妙善、悟道,還在余姚蘆山寺居住后,遂于7月30日,發函給原余姚縣革委會,請求商調兩位和尚回普陀山。余姚方面很支持,很快回函同意商調。并指點商調路徑:“具體調動事宜,請你區行署與我區行署聯系。 ”9月20日,舟山地區行署發函給當時的寧波地區行署,請求商調兩位和尚師傅。不久,兩出家人,帶著簡單行裝,重返普陀山。同時,還有幾位和尚從各地陸續應招上山,參與普陀山的整修和開放活動。也許,這是舟山歷史上第一次大量引進特殊人才的重大舉措。歷史也證明,這些宗教界人才確實不負厚望。

            那次上普陀山,我與高中同學楊永岳、周衛國,漫無目的游走在前寺周邊的破舊寺院間,沒有遇見其他游人,碰到的都是以寺院當民居的當地漁農民。在蓮花池的石橋上,百步沙的礁石邊,我們拍下了幾幅照片。照片上顯示的時間是1980年8月18日。

            此時,妙善和尚重返普陀山已一年了,正帶領僧人工匠,對寺院進行整修維護,為佛像重塑金身,以重新點旺冷寂多年的觀音大士道場香火。

            普陀山,早期的整修和開放,一直受到省領導的關懷和牽掛。

            首先,值得一提的是陳安羽同志。1978年秋,時任浙江省建委主任的陳安羽,由行署領導陪同抵山,為普陀山修復開放一事進行調研。離開舟山時,他叮囑行署領導,抓緊做好整修開放的前期準備。 1983年8月,他再次到舟山調研。對舟山地委和行署的領導說,要把普陀山的性質定下來,就用兩句話“佛教名山,旅游勝地”。他建議搞一個總體規劃,報省政府或報省人大常委會,批準后就具有法律性質。他還說前寺是清朝修的,就多搞點清朝風格的建筑。后寺是明朝的,就搞點明朝建筑群。他認為,普陀山不是軍事基地,地方要統一管起來。

            1983年10月14日,國務院辦公廳電話通知浙江省政府,稱國務院和總參謀部同意舟山地區的普陀山和沈家門兩地,作為乙類地區對外開放。這是普陀山于前一年被列入全國44個重點風景名勝區后,對外開放獲得的又一個重大突破。 1985年5月,普陀山正式獲準對外國人開放。次年5月,浙江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發文通知,普濟寺、法雨寺和慧濟寺等20處普陀山寺庵,歸還普陀山佛協管理。其他幾處需要歸還的寺院,也要盡快列出名單,并同佛協協商,確定歸還期限,逐一落實。

            因資金缺乏,遷入房源建設緩慢,還有個別住戶不愿搬遷等問題,劃為開放的個別寺院,曾一度出現騰退遲緩的情況。此事,引起省里的高度關注和重視。 1987年6月初,時任省政協主席王家揚和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安羽、王裕民等同志,專程到普陀山現場辦公、協調落實宗教政策問題。

            協調會上,王家揚對王守明、姚德隆和康明道等幾位舟山地方領導說,現在各方對普陀山都很關心,特別是北京來的領導到過舟山后,回杭時都跟我談起,叮囑要搞好普陀山的整修和開放。近年來,地委行署對普陀山建設是積極的?,F在我們還要繼續努力落實有關宗教政策,加快寺院騰退工作。對一些居住戶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對個別釘子戶要采取必要的措施。楊枝庵等涉及省部屬單位的問題,我們一起來做工作。省里同意開放的寺院要爭取在十三大前落實好。王裕民說,姚德隆局長來普陀山,我們交換過意見,就是想把普陀山整修開放搞好。這幾年的發展很快,出乎我們意料。協調會在聽取行署同志的匯報后,針對面臨的問題,共商推進工作的對策。陳安羽語重心長地說,“我們大家在有生之年為普陀山多做點工作吧! ”

            這次協調會記錄,珍藏在舟山檔案館中,與會的有些老領導已經作古,但他們留下的話語,仍能溫暖閱讀者的心田。讓后人透過這些微微泛黃的紙張,從字里行間感受到這些前輩期盼普陀山加快整修開放的急切心情,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擔當精神,關懷海島熱愛鄉土的真摯情懷。

            隨著普陀山整修開放,來山旅游禮佛的游客逐年增長,漸漸帶動了山上居民的就業和收入。幾年后,居民自發創業形成熱潮。因受利益驅使,許多居民不顧景容景貌,也不管規劃要求,紛紛亂搭亂建,亂設攤亭攤位,一度出現無序發展、野蠻經營這類“發展中的問題”。一些省市機關所屬單位占用的寺院,也改為旅館,從事經營活動。一些寺院和居住區出現環境衛生差,亂倒垃圾,放養雞鴨,毆斗事件多,社會秩序亂等現象。

            景區臟亂差問題,特別是一些攤販的哄騙欺客現象引起游客大量投訴,對景區管理提出尖銳批評。 1987年9月的一天,一位江蘇無錫游客因在景點購物引發糾紛,遭遇攤販毆打,向時任浙江省省長薛駒寫信反映。稱景區內的個體戶,法制觀念全無,道德品質惡劣,與普陀山的美名懸殊太甚,吁請省長敦促有關部門管一管。游客的批評意見,成為管理局整頓景區秩序、改善市場環境的有力鞭策和推動力。

            為消除景區各種不文明現象,市政府曾多次派工作組到普陀山,協助管理局開展治理整頓。

            1989年2月,時任市長彭國鎮在普陀山召集管理局負責同志聽取前期整頓治理工作情況。隨后,彭國鎮與姚德隆召集管理局和市城建、交通、公安、工商等部門負責同志,研究部署普陀山整治工作。當月,全面清理山上工棚,整頓個體攤亭,取締無證經營,逐步做到攤亭式樣規范化。爾后,對全山個體攤亭納入公共場所管理,引導教育經營戶守法經營、文明經商。同時,嚴肅處理了一批違章建筑。

            同年年底,彭國鎮再次到普陀山調研整治情況,要求管理局和鎮政府繼續做好風景區的治理工作,重點放在環境衛生、服務態度改善和違章建筑的處理上。他還鼓勵管理局,依靠群眾力量,管理好景區,使普陀山成為一個文明山。

            經過幾年不懈的治理整頓,景區面貌逐漸轉好,社會秩序明顯向善。

            在景區治理整頓期間,我曾跟隨時任市政府常務副市長朱松年同志,多次上普陀山,參與景區基建項目和佛協的協調工作。

            1990年6月5日,我隨朱松年到普陀山,察看息耒小莊二期工程建設、景點衛生和交通秩序情況。妙善法師知道后,不顧年老體弱,拄著一根拐杖,穿著一件黃色舊僧袍,在前寺門外等候。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妙善法師。當時許多人都稱他大和尚。

            1979年妙善和尚重返普陀山時,已年逾古稀,是當時被招回普陀山的僧侶中年歲較長、身份最高的一位。 1980年3月,普陀山佛教協會恢復,妙善法師被眾僧尼推為會長,肩負起主持修復普陀山寺院的重任?!拔母铩?0年,佛國遭遇劫難,當妙善重返山上,眼前所見的是一片遭受嚴重破壞的景象,全山1.7萬余尊佛像和數萬件佛器被毀或失散,只剩下一尊佛像頭,普陀山失去了昔日佛教名山的風采。

            為重振普陀山盛名,他不顧年事已高,風塵仆仆,常年奔走在全山各個寺院修建工地,事無巨細,精慮親為,以他豐富的文化知識和佛教學養,指導施工人員,修葺幾近危房或改作民居的寺院,以恢復寺廟歷史原貌。他被陳安羽稱贊為有知識的僧人,堪當方丈大任。經過整整10年努力,政府批準的普濟、法雨、慧濟等18處對外開放的宗教活動場所基本修復,各種佛事活動恢復正常。 1989年農歷九月十九香會期,是普陀山寺庵修復開放10周年的日子,普陀山佛教協會舉行盛大的“寺庵修復、佛像開光”典禮,千年佛國終于重放異彩。同天,妙善被眾僧尼推為普陀山全山方丈,成為普陀山佛教史上第一位全山方丈。

            那天,妙善盡管步履蹣跚,仍堅持要陪朱松年到普濟寺后門,察看一條道路施工現場。這是佛協與另一家單位商量共同出資建設的項目。隨后,赴楊枝庵,踏勘這個剛由省商業系統單位騰退的寺院現場,簡述了修復楊枝庵的方案。最后,他同我們一道來到息耒小莊二期工地現場。

            普陀山息耒小莊,是普陀山開放之初建設的第一家高檔賓館。從1987年開始第二期施工,建筑格局與前寺景區建筑及自然基本協調。妙善對此建筑施工極其關注,多次前往現場,建議建筑主體不能過高,盡可能減少對普濟寺等寺院觀瞻的影響。為此,他還向各方發信,甚至向省市政府呼吁。由于他的呼吁和堅持,最后經各方協商,修改建筑設計方案,由省政府辦公廳發文確定。鑒于該工程緊靠古剎普濟寺,建筑高度實行嚴格控制。賓館最高點從原設計16.4米,降到14.4米,建筑地面也作降高處理。該文件還強調,凡在普陀山建設的任何建筑都必須按照普陀山總體規劃要求實施,切實保障海天佛國、名勝古跡的協調和完整。

            當朱松年問妙善為何想到發呼吁書時,這位已屆八旬的老人,望了望大家,露出童真般的微笑?!拔倚囊患?,就向各方面發信呼吁。沒有考慮很多,只急著想誰能幫助解決這個問題。 ”那時,妙善是省政協委員,每當普陀山遇到難事,常習慣于向省政協遞交提案,請求省里解決。

            如今,息耒小莊賓館,緊挨景區佛教建筑,在高大的古樟樹掩映下,與景區和諧地融為一體。

            那次到普陀山,我們住在息耒院。第二天一早外出,就見時任管理局局長的夏夫根同志,坐在蓮花池旁邊的長石凳上?;ハ鄦柡蚝?,夏夫根說已經在前寺景區巡視了一遍,“看看有沒有亂擺攤,亂倒垃圾,亂搭建。這個時候,人少易發現問題?!碑斈?,普陀山建立了局長巡山制度,有效阻止了違建亂擺現象的重復產生。

            經過10余年的修復開放,海天佛國實現了美麗蝶變,山名重揚,佛事繁榮。每年,登山的碼頭上不僅有來自五湖四海的游客,還有跨洋入境的海外遠行者。如何探索建立一套科學高效的風景區管理機制,一直是擺在市地決策者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

            1991年9月2日,剛到市政府任常務副市長的夏阿國,來到普陀山佛協,協調解決個別尚未收回的寺院,增加開放更多寺院,修復多寶塔等景點的問題。

            夏阿國與妙善、王德明等佛協成員交談時,說普陀山是舟山的窗口,中央領導來普陀山時,曾講普陀山不單單是舟山的,也是全國人民的,要求我們管好,深感肩上責任重大。建設好、管理好普陀山是兩大問題。建設上,有了總體規劃,可以依規劃實施。普陀山發展方向不能唯佛教,還要有自然風光襯托,所以國務院批準的規劃中,包括了朱家尖一部分。普陀山環境容量有限,加快建設朱家尖目的是為減輕普陀山的壓力。景區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大量資金,佛協也可有所作為。夏阿國以擅于戰略謀劃的思路,向大家展示未來的發展愿景。我們要加快朱家尖建設,如果朱家尖、東港開發了,普陀山也就襯托出來,構成為旅游金三角。為使普陀山管理有更切實有效的措施,市里除賦予管理局一級財政外,正報省審批《普陀山風景區管理條例》,以使普陀山風景區走上依法管理的道路,成為安全山、文明山、衛生山。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普陀山早期整修開放,正是乘改革開放的春風,經過決策者的精心謀劃,努力探索,在眾多景區寺院管理者不忘初心,砥礪奮進中,攜手社會各方,齊心協力,一步步走上科學規劃、合理建設、依法管理的道路,逐漸形成具有普陀山特色的風景區管理機制。

              歲月如流,轉眼四十載。令人欣慰的是,今天普陀山已成為一處令無數游客行前向往,游中沉醉,返家后愿重游的旅游勝地,正帶動著舟山旅游業向全域旅游格局發展。每當重游山上時,我常與親友們講述普陀山開放早期的所見所聞,也許這些見聞將會長存親友們的記憶中。 

          扒开粉嫩小泬直接进去
        1. <meter id="cxcil"><u id="cxcil"></u></meter>
          1. <cite id="cxcil"><p id="cxcil"></p></cite>